廖春勇:翁山淑枝与缅甸种族灭绝指控 – 开云网 | 给大家科普一下世界杯球赛怎么买(2022已更新(今日/知乎)

廖春勇:翁山淑枝与缅甸种族灭绝指控 – 开云网

廖春勇:翁山淑枝与缅甸种族灭绝指控 | 开云网

一是共同宗教信仰和强大的后援团使然。冈比亚是一个以伊斯兰教信仰为主的穆斯林国家,罗兴亚人则是缅甸主要的穆斯林少数族群。根据联合国报道,冈比亚发起的诉讼请求得到伊斯兰合作组织和一个国际律师团的支持。现行国际法不允许以组织名义起诉主权国家,因此只能以一个国家的名义发起。由于冈比亚前总统贾梅曾被指控侵犯人权,此次对缅甸的控诉大有与过去历史划清界限、积极融入国际社会之势。

余波未了:对缅甸的深刻影响

2019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布报告称,“过去一年罗兴亚人正遭受系统性的暴力和侵害,缅甸政府正在泯灭他们的身份,使其可能面临比以往更大的种族灭绝威胁。”该报告旋即引起国际社会的轩然大波,翁山淑枝再次成为西方国家口诛笔伐的对象。以冈比亚为代表的伊斯兰合作组织指控缅甸针对罗兴亚人的种族灭绝行为,则是联合国首次就该问题采取法律干涉。

而果敢同盟军、若开军以及德昂民族解放军则偏向冈比亚一方,希望国际法院伸张正义,并愿意向相关国际组织提供缅军罪证。民地武两极化的声明恰恰表明缅甸民族矛盾依然加剧、民族隔阂越发深刻,缺乏统一国族建构的政治互信基础。

在缅甸内部,翁山淑枝作为“国家保护者”的形象,却因祸得福般得到强化。2015年大选胜利后,民盟政府以修宪、民族和解、经济发展作为三大目标。然而任期将近结束且目标一个都没有实现,缅甸民众难掩失望情绪,国家凝聚力再次面临危机。也正是74岁高龄的翁山淑枝出席听证会,给民盟政府以及她本人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1948年缅甸独立后至1962年军政府上台之前,罗兴亚人由于一系列主客观原因错过入籍机会而成为无国籍群体。1962年尼温军政府颁布新的公民法,拒绝承认罗兴亚人的公民身份,“罗兴亚”被代之以孟加拉穆斯林或者宾格力(Bengali)。此后,罗兴亚人不仅被视为缅甸佛教社会的“入侵者”,还遭到军政府的种族灭绝,以致于被国际社会称为“世界上最受压迫的少数族裔”。

就罗兴亚问题未来走向而言,此次听证会不会推动该问题取得突破性进展。2015年以来,缅甸佛教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交相呼应,尤其在选举政治影响下,最大限度地争取佛教徒选民的支持是各方平台派的当务之急。从长远来看,翁山淑枝领导的民盟势必谋求连选连任,不可能得罪佛教徒这个最大的票仓。

另一方面,此次风波也给缅甸民族和解带来更多不确定性。缅甸“21世纪新彬龙会议”召开已逾三届,但和解、包容、发展、共建的“彬龙共识”正在遭遇侵蚀。各方力量“以打促谈”,和平进程实质进展有限。作为实力最强的民地武,佤邦对民盟政府表达了支持,希望国际社会体察若开邦复杂形势,避免不恰当干预。

第二,缅甸军事法院已就若开邦暴力冲突进行审理,国际司法机关不应横加干涉。她坦承克钦邦因丁村军事案件审理中存在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国内司法制度才是问责的常态,国际司法应当扮演一种补充的角色。

第二轮控辩12月12日上午10点开始。冈比亚律师代表菲利普·桑德斯(Philippe Sands)引用缅方代理律师威廉·沙巴斯(William Schabas)在2013年接受媒体采访的观点进行指控,认为缅方律师关于若开邦境内穆斯林新生婴儿的身份问题、种族之间的冲突以及穆斯林族群的民族历史被国家否认等现象,说明若开邦可能发生种族屠杀的言论,实际上是支持冈比亚的指控。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随着罗兴亚问题的持续发酵,西方国家对于缅甸罗兴亚问题的干涉,逐渐从道德谴责提升至法律层面。翁山淑枝被西方媒体所描绘的民主“女神”“自由斗士”形象轰然倒塌,一夜间转变成彻头彻尾的“大屠杀的辩护者”。从她毅然应诉那一刻起,这起风波给翁山淑枝以及缅甸带来的影响显著而巨大。

在国际层面,翁山淑枝与西方社会的结构性矛盾将逐渐凸显,她在西方国家的形象危机更加恶化。一直以来,翁山淑枝一直被描绘成承袭缅甸国父翁山将军遗志忍辱负重、带领缅甸人民打破独裁走向民主的女神。从参与并领导“8888”学生运动、几度被软禁,却始终坚持民主运动到最后问鼎国务资政,翁山淑枝的民主奋斗史堪称“道德的楷模”。

此次控辩是国际法院处理的针对非邻国之间争议的首起案件,也是第一次有在任国家领导人直接与15名法官现场对峙的情况。

进一步而言,对于罗兴亚问题造成的外交危机,正如缅甸时政评论员貌貌索所言,“此事对缅甸更应视为一次机遇,因为它向国际社会展示了缅甸当前形势以及发出了缅甸的声音”。无疑,此次事件给缅甸政府带来的道德和外交压力是巨大的。

作为拥有210万人口的西非小国,冈比亚与缅甸地理相隔遥远,也未直接卷入罗兴亚争端,但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起诉缅甸?原因有三:

推动修宪仍然是民盟首要的政治议题,作为执掌政治、经济特权的军人集团不可能短期内接受军队国家化的改造。军方与翁山淑枝的嫌隙仍可细究,翁山淑枝出发当日,军方人员并未到机场送行,而代表团也没有军方代表。陪同翁山淑枝出席的缅甸代表有吴觉丁穗、国际合作部长吴觉丁以及相关国内外律师。因此,此次听证会更可以视为翁山淑枝以及民盟的战斗。

出庭当日,仰光、曼德勒、钦邦哈卡、伊洛瓦底省壁磅、马圭省棉因、克耶邦垒固等地举行大型集会。民众高举翁山淑枝画像,并打出“淑妈,我们与你同在”标语,同时高唱国歌。更有数十名缅甸民众组成旅行声援团飞赴海牙,为翁山淑枝提供精神支持。不得不说,此次听证会为缅甸压抑的民族主义找到了爆发点。

第一,“缅甸不具有种族清洗罗兴亚人的意图”。鉴于罗兴亚问题历史与现实的复杂性,冈比亚呈递给国际法庭的事实指控并不完整,容易给国际社会造成误导。当前,缅甸国防军在若开邦的军事行动是合法的反恐行为。

第三,缅甸当局已采取积极措施改善若开邦局势,任何国际社会的干预只会使得这些努力功亏一篑。缅甸政府已经采取一些积极举措,并联合孟加拉国就流离失所者返回缅甸形成框架性决议。这些举措不应被认为怀有“种族灭绝”的意图,国际法院不应受理此案。

大选后,西方的期待与缅甸国家治理的现实矛盾显现:一边是西方强硬的人权、道德标准;一边是缅甸高度复杂的国情、社情,尤其是军方与政府的“双权力”结构,使得她想要跳出最优美的民主舞姿时,也不得不考虑军方的制约。

(作者是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研究员、缅甸研究所所长)

根源上,翁山淑枝与西方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是结构性的。西方要在独裁后缅甸培养出“民主之花”,翁山淑枝的民主斗士形象则是基于该背景而被塑造。正因有了前者的政治和舆论影响,翁山淑枝登上权力巅峰才相对容易。

罗兴亚问题,从表面上看,既包括作为个体和族裔层面的公民身份、就业、医疗以及教育等方面遭受的歧视与不公,又包括难民危机对周边国家安全稳定和地区秩序带来的影响等。就本质而言,罗兴亚问题的症结在于罗兴亚人公民身份的承认与正当权利的让与。

未来,翁山淑枝与军方在罗兴亚问题上的合作依然持续,但在国际法框架下寻求国际社会支持、谋求主要大国背书以及加强官方的宣传报道,将成为缅甸政府解决该问题的可能方向。

2017年8月以来,若开罗兴亚救世军(ARSA)与国防军的战事,造成约70万罗兴亚人逃离家园,涌入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地区,并衍化成全球发展最快的国际难民危机。

然而,2017年罗兴亚问题持续恶化以来,西方国家先后褫夺为其颁发的各类荣誉,焦虑、失望之情昭然若揭。应该说,由57个国家组成的伊斯兰合作组织首次就罗兴亚问题向缅甸发难,表明翁山淑枝再次面临身份和认同危机,她的国际形象全然尽失。

就对缅甸内政的影响而言,一方面,作为民盟最大竞争对手的巩发平台,在历经2015年败北之后励精图治、改进工作作风赢得部分选民青睐。原本计划在2020年大选打出“唯一有能力保卫国家的政平台”的旗号参选,而在此之后该平台再次陷入沉寂。在民盟政府与国防军关系上,部分媒体指责翁山淑枝与国防军沆瀣一气,共同制造对罗兴亚人暴行,但翁山淑枝此行并未反映出两者达成实质性和解。

此次听证会仅有控辩双方陈述观点,未有罗兴亚人出庭作证,主要意图并非是启动正式法律诉讼程序,而是要就冈比亚提出的临时管制措施申请作出裁决。国际法庭最后发表声明称,将充分尊重各方意愿,并尽快发布关于临时管制申请的判决。

三是冈比亚争取国际援助的需要使然。冈比亚是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农业、转口贸易和旅游业是主要经济来源,工业基础薄弱,粮食尚不能自给。2018年“全球各国人均GDP排名”显示,冈比亚人均GDP只有480美元。现任总统阿达马·巴罗曾因前总统出逃卷款1145万美元而满脸愁容,因为该国当年全国GDP总额仅14.89亿美元。

二是冈比亚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阿布巴卡尔·坦贝杜(Abubacarr Tambadou),具备种族灭绝国际诉讼的丰富经验。坦贝杜曾参与调查1994年卢旺达境内种族灭绝事件,并成功起诉大屠杀主谋的卢旺达前军官毕济穆谷。由于得到伊斯兰合作组织的支持,坦贝杜在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营走访中,获取大量的现场材料。

12月10日,冈比亚律师代表团就缅甸侵犯人权、种族屠杀等罪名进行3个多小时的指控,并向法庭提交7项缅甸种族屠杀的罪状。作为抗辩方,翁山淑枝在11日的听证会上进行30分钟的阐述。她否认冈比亚关于缅甸种族灭绝的指控,并从以下三方面进行反击。

紧接,冈比亚聘请的美国弗雷霍格律师事务所(Foley Hoag LLP)的律师代表保罗·瑞克勒(Paul S.Reichler),指责翁山淑枝在面对罗兴亚危机时缄默不语,缅甸国防军也未就若开局势发表声明,因此要求国际法庭对缅甸采取紧急措施,以防止罗兴亚问题再次恶化。

小丑跳梁:冈比亚对缅甸发起种族灭绝诉讼

唇枪舌剑:双方在国际法庭的控辩

12日当地下午,缅方代表团进行第二轮抗辩。翁山淑枝首先指出法治精神为缅甸政府一贯追求、法治思想深入人心、法律体系是完整的,因而军人不可能摆脱法律制裁。其次,她对控方妄下结论表示遗憾,建议冈比亚应该就双方交战时,是否遵守军事条例进行深入调查。最后,她向国际法庭再次表达驳回控诉的请求。她表示,为了让若开邦能恢复往日的和平与团结,缅甸政府一直在做相关工作,当务之急是尽快结束内战。